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健康 >
A到Z串起汤尤杯的片片记忆 羽球与快乐同飞
来源:http://www.tamilfilmdirectorsassociation.com 作者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21 14:59 * 浏览 :

  如果为上一周的武汉城市生活来找一个关键词,那么“汤尤杯”是最妥帖不过的了。这一周,因为汤尤杯,武汉成为世界体坛关注的焦点,国羽成为街头巷尾谈论的焦点,一票难求中手握与国羽有关的票成为一种时尚。伴随着国羽包揽双冠,汉版汤尤杯在落下帷幕的同时留下许多回味,本报试图用从A到Z的开头英文单词为您串起片片记忆……

  现代羽毛球(微博)运动起源于英国,但这项运动显然更适合亚洲人。世界排名前十的国家队中,除丹麦、和俄罗斯外,其余七支队伍全部来自亚洲。本届东风雪铁龙汤尤杯,杀进四强的球队中,欧洲球队仅丹麦一枝独秀。

  已经获得16个世界冠军的林丹无疑是国羽旗手人物,但被问及他有没有希望成为中国奥运代表团的旗手时,总教练李永波说:“林丹、刘翔、李娜(微博)在不同的领域同样出色。刘翔打羽毛球赢不了林丹,林丹跑110米栏也赢不了刘翔。如果林丹成为奥运旗手,我也觉得他当之无愧。”

  世界羽联第一副派山对中国羽毛球一家独大的局面表示担心。国羽总教练李永波在汤尤杯结束后也表示,世界羽毛球格局必须改变,否则这项运动将会彻底失去生机。

  国羽总教练李永波认为,“对细节的专注”是中国羽毛球能够世界羽坛的原因。

  本届汤尤杯赛程紧密,着队员们的体能。比如尤伯杯四分之一决赛中,中华台北队苦战近6个小时,最终以2比3不敌韩国队;不到12个小时之后,韩国队便和同样苦战了5个多小时的日本队在半决赛中相遇。

  工作人员不断提醒观赛球迷拍照时不要使用闪光灯,但球员们比赛时仍然不时受到闪光灯的干扰。李永波赛后总结时也特意提到了这点:“武汉球迷非常热情,现场气氛也非常好,但在使用闪光灯方面,素质还需要提高。”

  格罗娅·萨莫维尔,羽毛球运动员,1995年生于,本届尤伯杯最年轻的参赛选手,因其曾祖为清末维新派代表人物康有为而备受关注,被誉为“标准白富美”。

  国羽男队实现汤杯五连冠,女队第12次捧得尤伯杯。传统劲旅印尼队曾13次捧得汤杯,是汤杯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球队,但本届汤尤杯,印尼男女队均无缘四强。

  马来西亚名将李伟的意外伤退是本届汤尤杯的最大遗憾。22日下午和丹麦队盖德的比赛刚开始3分钟,李伟便不慎扭伤脚踝,随后不得不遗憾宣布退赛。当日上午8点半,李伟曾在微博上抱怨中国队让他们无法按时使用热身场地。

  参与本届东风雪铁龙·汤尤杯报道的记者总数为251人,其中国外39人,国内212人。

  羽坛“四大天王”中,盖德和陶菲克均表示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参加汤杯。世界羽坛,“林李争霸”的主题日益凸显。

  国羽女队第一单打王仪涵在尤伯杯决赛上奇迹般地连续4个赛点的情景,让不少现场记者感慨:“这丫头,总算成熟了。”对王仪涵来说,这场正名之战,无疑是其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场胜利。

  5月20日的第一场小组赛开始前,一名打扮成“修女”模样的荷兰队队员在队友们的拉扯下,扭扭捏捏地来到场边,立即吸引了许多观众的眼球。“这是荷兰羽毛球队的一项传统:凡是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的球员都要以特别装束登场亮相。”荷兰队一姐姚洁介绍道,“女的扮修女,男的剃光头,主要是为了让他们对自己的处子秀留下深刻的印象。”

  本届汤尤杯海外兵团中有两位武汉人:荷兰队一姐姚洁和在带出无数全国冠军的传奇教练焱。

  汤尤杯是奥运会前最重要的热身赛。有认为,在汤尤杯上仅亮相一次的王适娴已经与伦敦渐行渐远。

 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体育中心共派出记者7人,其中多数都不是专业羽毛球记者,在汤尤杯开赛之初难免闹出一些令人捧腹的笑话。比如,“老饶语录”就是大家每天工作之余最大笑点。

  第一日:王仪涵11比0领先,双方交换场地。“第一局打完了,对方一分未得!”老饶连连感慨女羽实力超群,然后12比0……15比0……21比1。“原来羽毛球是21分制啊!”老饶恍然大悟。

  第二日:老饶盯着比赛秩序表自言自语:“丹麦雪藏了盖德……这个新闻点可以做做。”10分钟后,发现丹麦这一天打得是尤伯杯,女队比赛哪来的盖德?

  第三日:当晚消夜,老饶看到前方边停了一排的士,说道:“肯定是在排队加气。”走近一看,某某洗浴中心……此后,“加气”便成为记者消夜暗号。

  两年前,韩国女队曾爆冷击败中国女队夺得尤伯杯。国羽总教练李永波在尤伯杯决赛前表示:“复仇的时候到了,打韩国才叫过瘾。”

  汤尤杯期间,羽毛球比赛馆仅内场安保人员就多达60人。决赛两天,算上外场特警和,安保人员至少1000人。昨日下午,两名假扮安保人员的球迷刚走进记者通道便被逮个正着。“虽然人员很多,但我们都是分组执勤,那两个人一看就是生面孔。”一名安保人员说。

  本届汤尤杯申办费超过100万美元,几乎是往届的两倍,但票房销售情况极好,利润超过1000万人民币,创造同类赛事票房新纪录。决赛前,球馆门外的黄牛党已经将球票价格炒到票面价值的两倍。一名没买到票的球迷地对记者说:“我在电视上看到球馆里明明有很多空座位,但售票处却说球票早就卖完了。这些球票都跑到哪里去了?强烈以后的大型赛事都实行实名制购票,不要让真正喜爱羽毛球的市民失望。”

  力和王苑力是一对美籍华裔姐妹。妹妹王苑力21日在尤伯杯小组赛中以2比1击败丹麦队的约根森,创造美国队在尤伯杯“赢一场比赛”的纪录;姐姐力则是美国唯一获得奥运资格的女单选手。姐妹俩这次参赛仅获得美国羽协每人1000美元的补贴,其余费用自理。

  举办过女足世界杯、男篮亚锦赛和汤尤杯之后,武汉接下来会承办什么国际大赛?我们拭目以待……

  为雪藏实力,刺探敌情,以申克为代表的女队四大强手均未参赛。以0比3输给中国队后,队室里笑声掌声一片。说不定,武汉教练焱已有了奥运会上阻击中国队的秘密武器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参加本届汤尤杯的“90后”男女运动员多达34人。日本和韩国女队各有四名“90后”,泰国女队有三名“90后”,她们被认为是中国女羽未来的重要竞争对手。